巴菲特的股票投资策略1

巴菲特:我们持续地寻找大型的企业,其具有可理解的、持久的以及令人垂涎的经济特质,并且由能干的和股东导向的经营团队所管理。这聚焦点并不保证结果:我们还必须同时以合理的价格购买,并且从我们的公司中获得企业绩效以证实我们的评价。这投资方法─寻找超级明星─提供了我们能真正成功的唯一机会。

笔记:我们在「基础投资概念」的7个篇章里,已经帮各位建立好智慧型投资人一定要有的知识与智慧;接着,我们在「巴菲特投资策略」的一开始,介绍了「先存钱,再投资」这个起动点。所以,从这篇开始,我们就会假设各位已经存到足够的钱了,接下来,便是最重要的问题:投资到哪里?

投资的标的当然不只股票,也可以是债券,巴菲特就好几次利用了高利率的债券来进行投资;葛拉汉甚至还建议一般投资人的资金配置为50%股票,50%债券。

然而,市场上常会有似是而非的投资标的:「黄金」、「货币」、「房屋」。其实这三种东西在巴菲特眼中并不能算是投资标的,巴菲特认为,购买任何不能用于生产的资产,都只不过是赌博,期望会有人出更高的价钱从你这儿买走。对他而言,黄金唯一的用途大概只有摆着看一看和摸一摸,它看起来很漂亮但却不能为你做什么事;而与货币有关的投资同样都是一种赌博,即押注于政府的货币政策,除非预期回报率非常之高,否则投资货币是不合理的;另外,购买房屋的首要动机应该是享乐与实用,而不是获利或取得贷款资金。

所以,投资人可以投资的主要标的为股票和债券,而由于债券不是一般投资人常利用的投资标的,因此我们就将集中在讨论股票这个投资标的上。

巴菲特怎么投资股票?我们只要看看巴菲特的股权投资策略就可以了解其选股策略:企业经济特质、经营管理团队以及合理的价格。这三大架构我们在之前已经有提过,你只要完整的分析完这三个构面,你就能知道这个股票能不能投资。

投资下去后就没事了吗?当然不是,你还必须检验那些被你投资的公司有没有产出相对应的绩效,以证实你的评价正确无误。简单的说,就是你要从中获得合理的报酬,你的投资策略才算完成。

波克夏股东会 巴菲特5句人生智慧名言

我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期间踏入了国际金融市场,当时还只是一个大学生。面对许多亚洲国家(包括台湾)一个个陷入股汇市暴跌的金融危机,我感到非常恐慌!因此1997年我开始大量钻研巴菲特及索罗斯的著作及投资哲学。

市场上有些人说:「我们不可能成为巴菲特!」(如果拿掉「们」这个字,我才会完全同意,因为当一个人认为自己不可能,那么他就不会去做了。)会有这样的划地自限,主要来自于许多人看到的是巴菲特现有的成就、或者说成为过全球首富之后的状态。如果你去研究波克夏海瑟威这家公司的投资决策及选股逻辑,基本上你当然不可能跟他一样。

巴菲特11岁时,第一次买进城市服务(Cities Services)优先股做为起点,同时叙述他在大学时期着迷于炒股而热中于技术线型、数据分析,以及零股交易这些投机活动(就跟大多数年轻股市新手一样,我们都曾经那么相似呀),直到他读到葛拉汉1949年的新书《智慧型投资人》,才开始对价值投资的深耕发展。

巴菲特的投资旅程,对于股市新手或资金不够雄厚的散户们,是个很好的学习起点。现在我分享巴菲特的五句名言,对我的投资人生影响很大。

Yahoo奇摩连续三年直播《巴菲特波克夏股东会》,并提供中文同步口译及财经专家解读美股走势,我们并不需要让自己成为另一个巴菲特,而是让我们循着年经巴菲特的足迹,让我们在前往更成功的投资人生道路上,多了一个借镜的机会。

学习巴菲特六大投资心法

至今依旧住在三十多年前用三万多美元买下的房子,巴菲特的投资秘诀正和他的生活原则一样——「简单专注」。五月五日清晨,美国中西部小镇奥马哈(Omaha),雷雨闪电交加,但在城里体育馆入口,挤了一长条动也不动的人龙。

他们坚持要「朝圣」。这天,被称为「奥马哈先知」(Oracle of Omaha)、美国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所掌理的波克夏.海瑟威控股公司(Berkshire Hathaway)举办年度股东大会。这群巴菲特迷,无论如何都要挤进座位有限的会场,要从股神口中,抓出一丝未来选股、投资的端倪。

全球投资人都领教过巴菲特的选股功力。譬如他近来共动用五.七亿美元,陆续购入三四八万股韩国浦项钢铁的股票,市值已高达一一.五八亿美元,成长幅度超过一倍。

事实上,当巴菲特考虑买一家公司的股票,他花很多时间分析,如同要合并一家公司般的检视公司的主要业务,辅以他行之多年的价值投资法则。

「投资时,要把自己当成企业分析师,而不是市场分析师或总体经济基分析师,更不是证券分析师,」巴菲特曾说。
美国著名基金经理人彼得.林区在《胜券在握》一书提到,「巴菲特强调成功投资的重要因素,取决于企业的实质价值,和一个合理划算的交易价格。他不在意最近或未来股市将会如何运作」。

从不投资自己不了解的企业

打开巴菲特投资的公司名单,横跨美、亚洲,也像八爪章鱼般从零售、能源到金融、保险等,包括去年收购以色列ISCAR金属切割公司、浦项钢铁,在香港H股挂牌的中石油,可口可乐、美国运通、特易购、穆迪公司、WhiteMountains保险公司、富国银行、宝硷等。

名单中不见这些年热门的高科技股。因为巴菲特从不投资自己不了解的企业,或者在他「竞争优势圈」(Circle of Competence)外的企业。他所谓的竞争优势圈,都是自己专精、乐于研究的产业。

这位七十六岁,今年三月荣登《Forbes》杂志美国第二大富豪,至今依旧住在三十多年前用三万多美元买下的房子,逢人就推荐自己最爱喝的樱桃可乐,巴菲特掌握什么投资心法?

在八月份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分析,他的投资心法正和他的生活原则一样,「简单专注」。

心法一 不做赔本生意

「投资的第一法则,就是不要赔钱,第二法则是不要忘记第一法则,」这是巴菲特主义(Buffettism)最经典的一句话。

巴菲特最大的成就,就是从一九六五年到二○○六年,历经三个熊市,他掌理的波克夏只有在二○○一年跌价过,(但当年依旧荣登SNP500)。

心法二 不要陷入盈余迷思

巴菲特判断一家公司财务的重点,并不是一般投资人关注的每股盈余(EPS),而是「股东权益报酬率」(ROE)。

巴菲特认为,EPS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它无法反映股东过去投资了多少,然而股东们在一家公司投资愈多,公司盈余应该要愈多。所以他选择以ROE衡量企业获利能力,也就是每个股东能分到多少公司的毛利。譬如巴菲特持有的可口可乐公司的股票,这家公司的ROE超过三○%、美国运通有三七%。

心法三 判断未来发展性

巴菲特迷封他为「奥马哈的先知」,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检测一家公司的体质,是看好它未来二十五年的发展性。芝加哥Ariel资产管理公司主席罗杰斯(John Rogers),在八月份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中指出,「他常说,看事情要从车窗往前看,不是从后照镜看」。

巴菲特精算企业实质价值(intrinsic value),还有这些企业能否以显著的价值折扣购得。

像巴菲特今年买进两家股票表现不佳的美国铁路公司Burlington Northern和Union Pacific,都是投资人不看好的公司。但这两家公司今年至今,股数分别增加了一八%和三四%。

心法四 专注有「护城河」的企业

预测未来有风险性,因此巴菲特总是喜欢选择有宽广「经济护城河」(economic moat)的企业。他非常关注一家企业长期的竞争优势,借此保障他的预测。

这也说明为什么一九九○年代,巴菲特拒绝投入科技股,因为当时看不到哪家公司有足够宽广的护城河,「这超出我所了解的层面,」当时巴菲特并非如外界所言,刻意忽略科技股,而是他认为科技技术汰旧换新的速度太快,很多公司创造的竞争优势只有十八个月。

心法五 要下筹码,就下大一点

大多数价值型投资人,天性比较保守。根据美国晨星公司(Morningstar)追踪,平均这类基金经理人,将自己的筹码分散在一四六档不一样的股票。但是,这不是巴菲特的做法,股神将自己六十二亿美元的资金,集中投资在四十五家公司股票上。

事实上,巴菲特投注在前十档股票的资金,占他投资组合的九成。 「不要动不动就挥棒,如果要挥,在你的圈里挥,」他告诫过投资人。

根据晨星公司统计,持有五十档以下股票的价值型股票基金,报酬率表现在过去三年到十五年的期间,比持有超过五十档股票的基金来得好。当然,筹码集中,风险自然高,投资人对自己的选择在未来的表现,必须有极度的自信。

心法六 不要害怕等待

如果你试图学巴菲特在股市大动作挥棒,你有很大的出局风险。

巴菲特的法则是,「不要轻易挥棒,要挥棒也不要打到坏球」。他曾经引述美国红袜队强棒威廉斯(Ted Williams)的话,「当个好打者,你必须选好球来打」。

遇到真正的好球前,巴菲特宁可紧握现金,也不轻易出手,「他比大多数的投资者都看得清楚,手上有大量现金,并不一定就会减损公司表现,现金是一种策略型资产,」纽泽西基金公司Fairholm Fund共同经理人波可维滋(Bruce Berkowitz)指出。

事实上,现金部位占了波克夏投资配置中的一八%。这并不代表巴菲特不想投资获取更大的获利。

【镜评】巴菲特骂特斯拉

巴菲特已经88岁了,他刚刚在8月30日庆祝「米寿」,神清气爽,头脑思路清晰,根本就还是60岁的欧吉桑,巴菲特天天都在创造投资界的新纪录,天天都在改写人类史上最会赚钱的投资之神新纪录,教科书上那些已经作古的投资之神,不论是巴菲特的师傅葛拉汉,欧洲的托斯卡兰尼,日本的是川银藏,或是还活着的索罗斯,他们的成就跟巴菲特比起来,都只是少棒或青棒队的等级,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去年巴菲特一个人(当然还得加几个团队的分析师),替股东赚了450亿美元,换算新台币高达1.38兆元,他赚进口袋的钞票,中华民国政府得拼命向2300万人收税,连收8个半月才勉强赶上,波克夏公司总市值高达5200多亿美元,几乎等同于台湾全年GDP。波克夏A股今年元月创下每股32.035万美元的历史天价,想做他的股东,入场门票高达新台币1000万元。

这位88岁高龄的老先生今年的投资获利还要创历史新高,最大动能来自今年大涨25%的苹果公司,巴菲特从2016年第一季开始买入苹果的股票,当时一出手就是新台币300亿元,买进980万股,已经是惊人的手笔了,不料巴菲特沿途一路加码,只进无出,到今年6月底的半年报,已经持有2.52亿股,成了苹果公司第二大股东。巴菲特持有苹果股票的总市值超过500亿美元,买股票手笔如此惊人,而且一旦咬住就坚持不放,还一直加码,完全不像88岁的老翁。

大家都知道巴菲特与比尔盖茨的忘年交情,这几年与苹果执行长库克的情谊也不断增温,巴菲特周围似乎都是朋友,没有敌人,不只会赚钱,连做人也堪称是完美典范,这是巴菲特最神奇之处。

妙的是,没有敌人的巴菲特,却在他88岁生日当天,给了特斯拉执行长马斯克一顿排头,他摆明了反对苹果公司投资特斯拉的提议,说这是「很糟糕的想法」(Very poor idea),还拐弯批评马斯克八字没一撇,就发推特说已经找到资金,要用400美元以上的价位把特斯拉股票私有化,害投资人损失惨重,引发证监会关切,马斯克应该赶紧向投资人道歉。

巴菲特今年跟马斯克有多次言词交锋,老先生骂人口不出恶言,却字字句句都砍到见骨。波克夏每一分钱都是真材实料赚进来的,本益比才11倍,苹果今年会有500亿美元的获利与2500亿美元的营收,这跟特斯拉、space- x搞创新、拼命烧股东钞票的作法,是理念180度相悖的极端对照。马斯克用创新的概念炒股票,巴菲特很不以为然,借着生日的机会,骂骂马斯克,也再次宣示他对价值投资的理念。

投资人存钱投资,波克夏用浮存金投资

巴菲特:财产意外保险公司预先收保险费,后付索赔金。在极端的案例,例如那些由于某员工的赔偿事故所引起的索赔,付款可能横跨十年。这种先收后付的模式让我们持有大量金额─我们称之为「浮动金」的钱─那最终会送交其他地方。同时,我们有机会为了波克夏的利益投资这浮动金。虽然个体保险单和索赔金来来去去,但是我们持有的浮动金数量和保险费交易额间的关系仍非常地稳定。因此,当我们的企业成长,我们的浮动金也会跟著成长。

笔记:想要投资,你必须先存钱。对于一般投资人来说,存钱的主要方法是工作;对于波克夏来说,存钱的特殊方法是「浮动金」。由于本笔记的名称不是「100种赚10,000元的方法」,所以我们在这里就不讨论一般投资人要怎么存钱了,我们将直接讨论巴菲特是怎么让波克夏存钱的。

从「巴菲特的投资绩效」那一章,你可以发现波克夏从1965年到2010年的年复合成长率为20.2%,也就是说投资10万元,1年后约是12万元,报酬2万元;投资10亿元,1年后约是12亿元,报酬2亿元。你是否已经发现玄机了,那就是起始资本额。起始资本额越高,最后获得的报酬就越高,虽然报酬率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巴菲特需要更多的钱来投资,这样他才能获得更高的报酬。那么他要怎么去生出这些钱呢,他想到的特殊方法就是投资或购并一间优良的保险公司,取得他们的浮动金,这些钱就能拿去再投资。

因此,巴菲特在1970年代中期,让波克夏从市场上买下大约1/3的GEICO ( 政府雇员保险公司) 股份,这部份因为GEICO在几年间买回自己的股份,而提高到50% ;后来,在1996年波克夏买下了剩余的50%GEICO股份。此外,巴菲特也积极地购买其他优良保险事业的股权。

浮动金金额,便是波克夏投资的保险事业 ( 包含GEICO ) 所持有的浮动金总额。你可以看到从1970年代的3900万美元,到2010年代的658亿3200万美元,波克夏用浮动金「存」的钱可真庞大。

巴菲特:在波克夏,我们已连续八年是在有保险利润的营运下操作,在此期间我们的总保险收益已经有170亿美元。我相信很有可能在未来大多数─但肯定不是全部─的年份里,我们还能持续有利的经营保险业务。如果我们能达到那目标,那么我们的浮动金将比零成本还更好。只要我们想,我们就能获利,只要一些人存660亿美元到我们这,付我们一笔费用以持有这笔钱,并且还让我们可以为了我们所有者( 注:股东) 的利益去投资这笔基金的话。

笔记:浮动金其实也可以把它当成一笔向别人借的钱,而这笔钱有可能是零成本的,只要保险费率的计算与契约对象的选择上有经过良好的分析,使保险费收入大于赔偿金额即可。

一般的贷款必须付出利息,而浮动金却有可能有保费收入;此外,浮动金还可以先借后还,甚至是10几年以后才还,而在此期间,还可以把浮动金拿去投资,又再赚取收入。

巴菲特还真会「借」钱,也难怪他会说:「只要我们想,我们就能获利」。

巴菲特的笔记之投资绩效

巴菲特:在2010年我们A类股及B类股的每股帐面价值提升了13%。过去46年来(也就是现任管理阶层接手以来),帐面价值从19元美金成长到95,453元美金,年复成长率20.2%。 (*本报告中所有每股数据适用于波克夏的A股。B股数据为A 股呈现出的1/1500。)

笔记:波克夏自1965年到2010年的绩效表现是波克夏每股帐面价值的年成长率变化,栏位 ( 2 ) 是S&P500包含股利的年成长率变化。从图中你可以到,过去46年以来,波克夏有38个年份的绩效超越S&P500的绩效,8个年份的绩效逊于S&P500的绩效。不过就整体的绩效,波克夏从1965年到2010年的年复合成长率为20.2%,而S&P500的年复合成长率则为9.4%。

经由上面的分析你可以轻易得看出,巴菲特的绩效的确有打败S&P500,而且是S&P500的2倍以上。

在文中你同时可以发现波克夏有分A股及B股,目前A股股价约是11万6千美元,B股股价约是77美元,B股是A股的1/1500。巴菲特早期时并不打算分割股票,因为他担心分割股票后会使太多的投资人可以投资波克夏,造成投资人的整体素质降低,使波克夏的股价因他们的心理变化( 请参考市场先生那篇文章) 而激烈波动。

不过后来市场上开始出现所谓的「巴菲特共同基金」,他们企图以波克夏的投资模式来进行投资,并且以较低的投资额度来吸引投资人,由于投资人若购买此种基金势必要付出高额手续费给经纪商,长期下来一定会有许多投资人对他们的绩效感到失望,结果使波克夏的企业名声连带受其影响。

因此,巴菲特便发行较低价位的B股,让投资额低的投资人也能投资波克夏;巴菲特也对B股的权利做一些限制,这样一来就不会影响到A股,也能够对这些假巴菲特基金做出反制。

巴菲特:为了减少主观因素,我们因此使用了一个内在价值的「低估」替代物─帐面价值─来评量我们的绩效。当然,我们的一些企业,其价值远高于它们帐面上所列的价值。 ( 在这篇报告后面,我们将举一个案例。 ) 但由于那溢价每年的变动大都不大,帐面价值可以当做是个合理的手段,来追踪我们做得如何。

笔记:公司的帐面价值,简单的说就是公司净值或股东权益 ( 资产减去负债 )。

巴菲特是用帐面价值来衡量波克夏的绩效,并将它与S&P500来比较,所以才产生前面的绩效比较图。由于波克夏在本质上比较像一家投资公司,而且波克夏每年内在价值与帐面价值的差异通常不大,所以才可以这样利用,这并不代表巴菲特衡量「内在价值」的方法就是衡量帐面价值。至于帐面价值与内在价值的意义,我们之后会再举一些巴菲特的文章来详细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