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谈资本支出

巴菲特:多年来,我们可以选择在纺织公司投入大量的资本支出以使我们稍微降低变动成本,每个这样做的提案看起来都像个立即的赢家。事实上,以标准的投资报酬率测试来衡量,这些提案通常允诺了巨大的经济利益,甚至比我们高获利的糖果与新闻事业以相同支出产生的结果还多。

笔记:

固定成本:不会随着产量或业务量变化而变化的成本;例如:厂房设备,租金,固定薪资等等。

变动成本:会随着产量或业务量变化而变化的成本;例如:制造成本,运费,销售奖金等等。

纺织公司通常会投入大量的资本支出,购买高效率的新颖设备(固定成本),然后提高生产效率,降低制造成本(变动成本),以期望能提高获利。

这样的资本支出案通常会经过投资报酬率的计算,举个简单的例来说:假设你花了100万元买了一套新机器设备,使得每1个产品的制造成本能从原来的10元下降到8元,而这产品卖12元,每个月都可以卖10万个更换设备前,你本来1个月是赚20万,5个月只能赚100万;换了新设备后,就变成1个月赚40万,5个月赚200万,这多出的100万还刚好抵销了你一开始买下设备的钱,第6月个开始你就可以享受翻倍的获利。

这样的提案看起来非常美妙,但是现实世界真的会如此进展吗?

巴菲特:但这些纺织投资所允诺的利益只是幻觉。我们许多国内外的竞争者,全都增加相同类型的资本支出,一旦足够的公司这样做,它们降低的成本变成整个产业降低价格的底线。个别公司来看,每家公司的资本投资决策看起来有成本效力且是理性的;全体来看,这决策互相抵消而且是不理性的(就好像去看游行队伍的每个人,都决定踮脚看多一点所发生的一样)。在每一轮的投资过后,所有玩家放到游戏中的钱更多,而报酬仍然很衰弱。

笔记:

先前计算的美妙投资报酬率,在现实生活中会如何进展呢其实当你买了新设备,别人也会用同样的考量买下新设备;当很多人都买了新设备,大家的制造成本都降低了,便开始有人进行削价竞争,它的目标是卖更多的产品以便争取市场占有率,有的厂商当然会不甘示弱,价格战便开打了。

巴菲特表示同样用先前的例子来说:当大家都买了新设备后,他们的制造成本降到跟你差不多的位置,也就是8元,这产品本来卖12元,每个月大家都可以卖10万个,但是有人开始觊觎你的市场,他开价10元准备抢夺你的市场,你奋力抗战,也开价10元,你运气很好,这价位吓阻了别人做进一步的动作。结果,没买新设备前你本来1个月是赚20万,花了100万买新设备后,还是赚20万,感觉就好像做了白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