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投资策略的风险

巴菲特:虽然这样的风险无法计算到像工程般精确,但在某些案例至少可以判断出有用的准确程度,与这评估有关的主要因素是:
1)企业长期经济特质可以被衡量的确定性;
2)管理阶层可以被衡量的确定性,有关于实现企业全部潜能和智慧地配置现金流的这两个能力;
3)管理阶层能被指望将企业获得的报酬确实输送给股东而非给自己的确定性;
4)买进这家企业的价格;
5)可能碰上的课税和通货膨胀程度,那将决定投资人从毛报酬降低到购买力报酬的程度。

笔记:当你把前面所有的篇章阅读完后,你应该就已经理解了巴菲特的股权投资策略。不过,我想你应该会有很多疑问,例如:巴菲特选股策略那三大构面根本不可能精确地判断出来吧?没错,那就是这篇文章的主旨:策略风险。

1.首先就是「企业经济特质」可以被衡量的确定性,衡量这个构面时,巴菲特主要是依据财务报告所提供的资料来进行判断,如果财务报告的内容是真实的,那么策略风险就来自于是否能准确地衡量公司的长期经济特质,也就是说你有可能误判一家公司的经济前景;如果财务报告的内容是虚构的,那么策略风险就更大了,如果你忘了这有多可怕,你可以回味一下「卖出时机(2)基本上不卖,除非先前的分析误判」。不过,这并不代表「因为财务报表有可能是假的,所以你就不用看财务报表」;智慧型投资人仍然必须阅读财报,专业的投资者如葛拉汉、巴菲特和蒙格甚至还会对财报数据进行修正,以呈现公司的真实状态。

2. 接着就是「经营管理团队」可以被衡量的确定性,巴菲特在这一项提及了「实现企业全部潜能和智慧地配置现金流的这两个能力」,也就是说经营管理团队的「能力」可以被衡量的确定性。我们要求经营团队必须是「能干的」并且「称职的」,一般来说这样的能力是由公司的绩效来评估;然而公司的绩效则是由财务报告来评估,结果这又回到了前面所讨论的内容,你还是得小心误判的风险。

3. 同样是「经营管理团队」可以被衡量的确定性,不过巴菲特在这一项是讲到「将企业获得的报酬确实输送给股东而非给自己」。我们要求经营团队必须是「诚实的」并且是「股东导向的」,但是想评估这种看不到的条件是难上加难,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诚实正直?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是为股东著想而不是为自己着想?在这个人背叛我们之前我们根本看不出他的真实内心世界。但你也别因此太悲观,毕竟我们是智慧型投资者,我们仍然有办法在「一定的程度上」判断出经营团队的内心世界。

4.「合理的价格」可以被衡量的确定性,由于合理的价格包含了主观的判断,而且财报数据也有可能不是真实的,因此准确地判断这家公司到底值多少钱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判断出这家公司大概多少钱,以及它的范围,而这样的判断也还是有风险的。

5.课税的程度和通货膨胀程度,这两项风险会使投资人的报酬率降低。举个证券交易税当例子,你越频繁进出股市,你必须缴交的证交税就越多,你的报酬率当然也就越低;而其他相关的课税也同样会使你的报酬率降低。此外,在相同的投资报酬率下,通货膨胀程度越高,物价指数越高,你实际上能买到的东西就越少,也就是说你的实际报酬率相对变少。

要精确衡量以上的风险是非常难的,但是难度高并不代表它们就不重要或是无法克服。巴菲特认为投资人仍然可以运用「不准确但却有用的方式」,来「看出」某项投资的内在风险,而不用参考复杂的公式或是历史股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